風雨新華聯 債務危機下再遇人事換防

觀點地產網 ?

2021-03-04 23:31

  • “受命于危難之間”,湯灝璠、趙斌上位后將面對的工作,難度不小。

    觀點地產網 處于動蕩和紛爭之中,人往往無法如愿地正常行使辦事職能,細微的內外變化也會演變成一種不安定的因素。

    在這種影響下,主動做出調整是否能夠緩和緊張的局面仍然是未知數。

    新華聯陷入這種狀態已經將近一年半時間,3月3日又在嘗試找到破解這種狀態的突破口。

    當日,新華聯發布多則公告,內容主要涉及員工持股計劃及管理辦法和管理層人事變動。其中,員工持股計劃初始擬籌集資金總額上限不超過1億元,全部為員工自籌資金。

   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初步了解,這是新華聯首次開展員工持股計劃。

    人事變動中,新華聯副總裁兼財務總監劉華明不再擔任公司財務總監一職,仍繼續擔任公司副總裁職務;原副總裁周向陽不再擔任副總裁一職,仍繼續擔任株洲新華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(簡稱:株洲新華聯)董事長職務。

    這也意味著,履職剛好十年的劉華明正式卸任財務總監一職;同時,作為履歷超過二十年的“老將”周向陽也自此遠離新華聯管理層。

    人事換防

    觀點地產新媒體翻閱資料獲悉,劉華明、周向陽均為70后,劉剛好50周歲、周則為46周歲。兩者基本在畢業不久后,即20世紀90年代開始進入新華聯或子公司進行工作,也參與了新華聯從“0到1”的過程。

    其中,劉華明先在新華聯控股擔任審計部經理,亦有在新華聯燃氣公司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、新華聯產業投資公司擔任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;2011年5月起至今,開始任職新華聯財務總監一職;一年后又兼顧新華聯副總裁職務。

    周向陽則是由湖南新華聯公司銷售基層崗位,一步步晉升到新華聯副總裁位置,不過期間曾離開新華聯一段時間。

    可以發現,回來一年多后,周的工作重點亦由房地產開發銷售逐漸偏向文旅地產相關工作。于2019年2月起,周開始任新華聯副總裁;2019年7月起,任株洲新華聯董事長。

    初步斷定,周辭任后工作重心偏向于株洲新華聯持有的北歐小鎮項目開發工作。該項目由新華聯持有100%權益,土地面積為65.94萬平方米,規劃計容建筑面積為54.49萬平方米,總投資額40億元,于2012年8月開工建設,到2019年末累計投資額為19.69億元,但完工進度僅為21%。

    接替上述兩位“老將”職務的湯灝璠、趙斌,在新華聯工作時間也接近或超過10年。

    其中,湯于2012年開始歷任新華聯控股資管部經理、常務副總監等職務,2018年開始擔任新華聯招標與集采中心總監、北京正聯商貿公司董事長等。

    趙斌則于2005年開始在新華聯集團地產板塊擔任財務會計相關工作,隨后在內蒙古新華聯、新華聯不動產、新華聯商業管理、北京新華聯恒業擔任財務總監等職務。

   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了解,湯灝璠、趙斌上任后將成為新華聯管理層最為年輕的兩位,也是僅有兩位80后高管。其余公司高層均為60后和70后,實際控制人傅軍則為50后。

    種種跡象可以看出,新華聯欲通過提拔內部新生力量突破當下的困局。同時,通過員工持股計劃將高層利益與公司利益進行深度捆綁。因為,目前擺在新華聯目前的難題并不小,需要更加努力破解。

    風雨新華聯

    新華聯陷入債務危機的關鍵點,應該從2019年2月13日一則人事變動公告開始說起。彼時,丁偉因退休申請辭去新華聯董事長職務,由副董事長蘇波接任。

    此時,正值2019年房企開展內部反腐工作,包括保利、融創、萬達、復星、美的置業、金科、新華聯等。

    僅上任10個月,蘇波因個人問題被協助調查,原因未公布。有媒體報道稱,這是新華聯高層發起內部反腐,主動報案的結果,接下來內部反腐行動還將繼續。

    有新華聯內部員工透露,蘇波可能涉及的貪腐行為集中在房地產領域。

    盡管高層貪腐不足以引發公司經營現金流危機,但在輿論焦點下,新華聯經營上的缺點也暴露無遺。

    特別是過去一段時間,新華聯從住宅開發向文旅地產地產轉型過程中,出現的投入產出不成正比、負債水平高、盈利水平懸崖式下滑等。

    2012年,住宅市場趨于飽和,文旅地產成為開發商眼中的另一風口。此時,傅軍希望通過轉變發展方式,給企業帶來新的成長空間:“新華聯正在轉型,特別是加大文化旅游項目、度假項目的投資。”

    隨后幾年時間,新華聯文旅項目遍地開花,先后簽約、收購包括長沙銅官窯古鎮、蕪湖鳩茲古鎮、西寧童夢樂園、四川閬中古城、韓國濟州島錦繡山莊國際度假項目、北京房山區十渡國際旅游度假區等。

    在調查事件后,新華聯2019年度財報也一度陷入難產,直到2020年6月份才對外公布。據2019年年報顯示,新華聯在國內外主要持有20個開發項目,預計投資額為570.71億元,累計投資達到420.22億元。

    然后,從完工進度上看,僅有湖北武漢新華聯青年城、寧夏銀川閱海灣新華聯廣場竣工,其余18個項目中有11個項目完成進度不到五成,并且大部分項目開工已經七八年。

    業績表現上也出現大幅度下滑,2019年全年營收為119.88億元,同比下降14.37%;實現利潤總額13.98億元,同比下降26.31%;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8.21億元,同比下降30.8%。

    高額的投入,沒有對應的產出,新華聯自然需要借助金融杠桿來維持,收入下滑的另一端則是上漲的負債。于2019年末,新華聯總負債為433.44億元,資產負債率為81.67%,凈負債率為224.28%,有息負債255.09億元,一年內到期為82.5億元,貨幣資金49.18億元,難以覆蓋到期債務。

    事實上,新華聯流動性危機于2019年8月末就有跡可循,當期公布的2019年中期報表中披露,公司期內未有新增土地儲備,以及出售北京銀行4.86%股權,套現60億元;幾天后,再次轉賣萬達影視2.12%股權進行套現。

    2020年開年,新冠疫情重創國內文旅市場,并且至今尚未完成恢復。期間,新華聯業績出現更大下滑。

    預計2020年度,新華聯歸母凈利潤虧損11億元至13億元,扣非凈利潤為虧損11.5億元至13.6億元,營收為68億元至73億元。

    債務端,新華聯2019年發行的“19新華聯控MTN001”未能按時足額償付債務融資工具利息,已構成實質性違約;項目端,新華聯項目子公司蕪湖新華聯、湖南新華聯等因資金狀況緊張,部分未能清償到期金融債務合計13.44億元,部分資產被查封凍結。

    在這種情況下,新華聯控股股東新華聯控股亦未能提供援助,更因未能如期兌付10億元中票構成違約,導致新華聯公司債券遭到停牌;前者所持后者的全部股份遭到凍結,占總股本61.17%。

    “受命于危難之間”,湯灝璠、趙斌上位后將面對的工作,難度不小。

    撰文:利晉    

    審校:徐耀輝



    相關話題討論



   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

    資本

    文旅地產

    債務

    新華聯

  • 必威